穿著PRADA的惡魔

0
54

本片開始。

接下來一百二十分鐘,在黑暗的空間裡,你,誰都不是。

你是銀幕上的男主角。女主角。男配角。女配角。

坐在觀眾席上,你全心投入他們的喜怒哀樂憂傷悲,瘋迷得隨著劇中人歡笑、落淚。體驗他們的人生,卻又不用付出代價。

就拿「出軌Unfaithful」這部電影來說好了:

「黛安蓮恩」帶「妳」走出家庭,滿足婚外情的火辣遐想,讓妳擁有「李察吉爾」當老公之外,還能與另一個世界級狂野帥哥Olivier Martinez纏綿悱惻,享受奔放性愛…

等等,被老公或熟人抓到還得了?

別擔心,那是「黛安蓮恩」的事兒,妳只是路過的,不關「妳」事。

匠子,大家明白我的意思了吧。

其實,本文要講的是「入戲」之前的「認同」。

大家都覺得「穿著PRADA的惡魔」很好看吧?

我也覺得很好看。

梅莉史翠普飾演的米蘭達,讓你相信「惡魔」就是這樣的。至於對比的天使,當然就是安海瑟威飾演的安迪。在正邪之間,為什麼我認同邪惡卻不甩良善?為什麼當我看著惡魔猙獰使壞時,我心中不斷浮出「無間道」的經典對白:

「我想像他一樣。」

梅莉史翠普的演技固為其一,自己的年齡、歷練、經驗才是主因。

像我這種在職場十幾年的上班族,如果沒創業,上頭一定有一至多位「穿著PRADA的惡魔」,下面一定有一至多位「穿著WHATEVER的笨蛋」。我要苦口婆心的為笨蛋們畫大餅。我要花三倍的時間看笨蛋做錯再導正。我說什麼笨蛋都不閉嘴照做。而且,我得永遠珍惜笨蛋,因為沒有一百萬人在等他這份工作。他走了我就一籌莫展。

因此,我多想像米蘭達一樣…

彈指之間,損失九百萬美金。只要抽動眼角,笨蛋們就會自動搞定,而且不敢發問。我喜歡笨蛋們對我恐懼超過尊敬,見到我就避之唯恐不及。

簡單說,我希望所有人照著我的意思走,我希望所有人都尊重我,我希望成為那呼風喚雨的人上人。Well,米蘭達都幫我做到了,我怎麼不愛她呢?何況我也只是老闆眼中「穿著WHATEVER的笨蛋」,唉。

為什麼我不認同安迪?

首先,我已經忘記菜鳥的熱情與堅持,我只會實際的想:「放棄這麼好的機會,這麼多可以利用的資源,正義值多少錢?妳這笨蛋!」其次,只要變瘦跟穿得美美的,就可以獲得同事認同,這未免太簡單了點,我們都知道融入新環境有多難,更遑論她們只要裝酷,根本不必費心討好。最後,安迪苦於在工作跟生活品質之間掙扎,身為亞洲最拼命的台灣人的我,更是難以認同,我們早就放棄生活了,妳才進社會有什麼資格叫苦?妳吃的那點苦算什麼?

真悲哀。

所以,角色的認同與不認同,最終都會回到觀眾的年齡、歷練、經驗。

有的影評認為梅莉史翠普沒有將角色立體化,我們只看到惡魔的一面,卻鮮見脆弱人性的另一面。關於這一點,我個人倒是可以接受,對於我的老闆,他會不會蹲在路邊,充滿愛心地撫摸流浪狗,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。我只是為他工作,又不是要愛上他。

在電影中,有片段的情感共鳴就夠了。

請上網http://message-massage.com/cinema/prada.htm

留下一個答覆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