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母的巷子裡有一家叫做「醺」的小酒館

0
76

十來坪的空間,最多可以塞進二十個客人,整個酒館只有一張小桌子,因此所有的客人都必須坐在吧台,這裡沒有時下夜店的炫麗裝潢,也沒有Lounge Bar來的舒適慵懶,更沒有好聽的音樂,但是熟悉與親切,使得「醺」在天母屹立不搖十幾年,我所說的熟悉與親切,並不是在形容酒館的服務品質,綽號「鬍 子」的老闆,基本上只是提供一個「對味」的環境給酒客們,我在這家店混了將近六年,好像沒聽他說過:「歡迎光臨!」倒常聽到他跟客人講:「好了,這是最後 一杯。」

平時總在「現代啟示錄」、「印地安」之類大型啤酒屋拼酒玩樂的我,1992年第一次 被同學帶來這裡,三兩好友坐在吧台聊天喝酒,初次體會小酒館的風情,不太懂酒的我,總喜歡點瓶加了檸檬在瓶口的Corona啤酒,享受苦苦酸酸的異國冰 涼。隨著造訪次數增加,跟老闆越混越熟,生意忙碌的時候,偶而還得到吧台後面幫忙,慢慢的「醺」好像變成我的地盤,每當帶朋友來到這裡,總有著莫名的虛榮 感,那種感覺就像走進Tiffany,而跟所有店員都熟識,讓朋友覺得你很罩。當然,我知道等級差很多,我只是形容嘛…

往 後數年,「醺」成為班上同學最常聚會的地方,什麼樣荒唐的班級會選擇酒館舉辦同學會,不是討論重點,但是當一堆人茫茫的、high-high的,聚在一個 擁擠不堪的空間,在挖心掏肺的醉語中,暫時秀出豪放灑脫的另一面,大聲說笑的歡樂氣氛,令我著迷。愛喝酒的班級,同學感情總是比較深厚,因為不管你現在成 功、落魄,當年的酒品都深深烙印在彼此心裡,為了掩蓋丟臉的陳年往事,同學必須維持著恐怖平衡而相敬如賓。這個全班專屬的酒館,直到1999年政府開始取 締酒醉駕車,天母由於地處偏遠,因而漸行漸遠。

週末來到天母,不知不覺晃到了「醺」門口,這店還是老樣子,當年同樂的畫面 一一閃過,想念我那堆已經做爹、做娘、不如意、很發達的老友們,曾經毫無顧忌的狂歡作樂,失落於這種畫面將永遠不會再出現,不曉得為什麼,我沒有走進去跟 「鬍子」打招呼,我忽然理解「醺」只是配角,裡面的人與發生的故事才是真正的主角,我回味的其實只是年少時光。

所以,只要 是跟對味的老友在一起,哪裡都可以是「醺」。

(文圖:夏金剛)

探索越南 Banner

留下一個答覆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